十月杨雨

活动里面竟然掉天下五剑。

纪念一下第一次全走完

真的欧洲人啦😱😱😱😱😱

啊啊啊啊啊,苍天啊大地,欧洲的世界,我来了。😱😱😱😱😱

我家婶婶很怂12

大量woc
婶婶有名字
婶婶黑暗历史
没问题了吧
开始
桶狭间审神者集合地点

审神者A“呐呐~你知道吗,今天的作战当中有暗堕本丸”
审神者B“不会吧!政府怎么会派暗堕!呜”
一到闪光
审神者B“你干嘛!”
审神者A“嘘~你看……”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呃~好久没来这里,不过这里的人还真多”看了一眼审神者B“讨厌的人类也很多”
“嘛,这也是正常的事,忍忍就过了鹤丸大人”
“到底是我们暗堕了……”其他的刀剑发出杀气“不过还是有点生气,一期尼”
“那……那个”
“怎么了?五虎退”
“乱……乱哥,杨雨大人不见了”
“(⊙o⊙)哦”
……
“(全体)什么!”环绕四周
“等等,还有烛切台去那里了”
“不管了快找到他们,我们分头行动”

另一边
“(喘气)呼,啊,呼这下没问题了吧”
动~撒拉撒拉~撒拉撒拉~
“(叹气)唉,烛切台光忠大人,我知道是你出来吧”
“哦呀,被发现了吗”
吞咽
看了一眼“别那么紧张又不会杀了你”
不不,你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呀┻━┻︵╰(‵□′)╯︵┻━┻
“怎么会,烛切台光忠大人,我怎么会这么想”
“好了,不开玩笑了说吧你是不是想一个人行动”
“不是啦,我只是觉得太闷了出来散散步”
盯→_→(叹气)“唉,那散步完毕了吧,回去吧”(∩_∩)
⊙▽⊙“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开玩笑回去我的努力不就白费了
“那我就陪你一起散步”望着我(∩_∩)
望着他快速拔他的刀,刺向他
“什么!”望后一看
身后的溯行军消失
杀气~杀气~
“烛切台光忠大人,您没事吧!”
“没事,不过你挺厉害的吗,练了有很多年了吧”
“那里,那里”
……
“那个,可以把‘我’(本体)还给我吗”
“啊,我马上……”
嗖嗖~嗖嗖~
一刀扫过
“看来,敌人不止一个,咔嚓(用手捏断一只箭)”
“啧”
“喔呀,在本丸都没有生气的你,也会砸舌,真是不帅气”
“躲在我的身后就好”
“什么!”
一道道闪光,溯行军一个个倒下
“嗯(⊙_⊙)”
“怎……怎么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噫呀,不过果然还是好厉害”抱起,把刀从我手中拿去收回刀鞘里
!!!
“你干什么!”
“偷跑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就算不喜欢我们……”
“不是这样的,请你们不要多想,只是以前的事影响到了我罢了……”
“以前的事”
“所以您不用担心!”
“是嘛”
“那……那个请放我下来好吗?烛切台光忠大人”(´இ皿இ`)
“嗯(๑• . •๑)不行!”
“为什么?why!”
“不是说过吗,偷跑的惩罚。”
什么,说好是本丸的母亲呢,说好的母仪天下吗,这逐渐与黑化边缘的咪酱是谁(´இ皿இ`)
“放开我!       放~开~我~~”
审神者集合地点
“鹤丸殿下你找到了没有?”
“没有你们那边的”
“我……我们这边也没有”
“放~开~我~”
!!!
“啊!要死啦!全身上下要死了,生命要玩完了”
“别动”
“那你把我放下啦”
乱先跑到咪酱面前“你去哪里了呀?我们都担心死了”
“杨雨大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没……没关系,我五虎退一定不会让你离开的。”
“那个……”
“真是的,你真是惊吓到我了,不过下次就不要有这种惊吓了。”
“那……那个”
“我在这里一直恭候的等待”
“成熟一点吧,杨雨”
“那个,我求求你们”
全体“什么”
“能让我从公主抱,这下来吗!啊啊啊啊啊(´இ皿இ`)要死了!要死了!全身上下都要窒息,快放开我!”
盯→_→
“那个就是那个暗堕本丸的审神者,看上去好弱”
“就是就是,真不知道政府怎么想的。”
“我知道了,一定是做了某种交易”
“诶!什么交易?”
……窃窃私语……窃窃私语……
狐之助走来“各位审神者大人,马上就要开启战场,请各位做好准备” 一道黑影
“哦呀”
“怎么啦?杨雨”
“没什么,只是这一场战役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呐~”
待续……
这里是作者:各位小天使们,我终于放寒假了!但是因为要做寒假工所以,更新时间改为一个星期一次。请各位见谅。🙏🙏

你真终于来了😭😭😭😭

我家婶婶很怂11

大量woc
婶婶有名字
婶婶有黑暗历史
没问题了吧?
开始
现在时间4点比平常早半个小时,嗯你们说为什么又起那么早,当然是活动一下,马上就要回战场吗,兴奋呀!(说人话→_→)咳,小声的我,我怕咪酱(´இ皿இ`)停,我知道你会说有什么可怕的,不不,是你们太相信这位本丸妈妈了,昨天夜里我正在我亲爱的衣柜里睡觉,突然我感觉有人进来了,我还以为是鹤丸便对门外说“鹤丸国永大人,晚上还是不要来了,你们放弃吧”
撒拉撒拉~~ 撒拉撒拉~~
当时我还以为他还是要给我惊吓便紧张的冲出衣柜跪在地上磕头
“鹤丸国永大人,我求求你让我睡个好觉,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好吧,虽然下午补了觉,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就算为了治疗我的恐男症也不用每天24小时都盯着我吧”(´இ皿இ`)
……
诶,怎么不说话,我慢慢抬起头⊙▽⊙
“那个对不起……”
“啊啊啊!”快速回衣柜,看一眼,啪!(´இ皿இ`)
“那个……”
“对不起,烛台切光忠大人,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尽然对帅气的您说出这么大严不道的话!”
“所以……”
“所以请务必帮我”
“保密是吗”
“嗯嗯”回到现实
“喔呀,来的那么早,难道是为了躲着我”
“噫!”正当我条件反射要跑,光忠一把抓住我
“逃跑可不是一个帅气的决定”当我冷静下来看着正在撩我的咪酱,但看见咪酱的手……冷静个x,我x,快放开我,啊!手要被男人的手给腐蚀了!会死的!
“那,那个请放开我的手”
“哦!对不起,让你有不好的回忆,不过是你不好呦!明明和我约定一起做饭的”
等等,你谁呀!这个带有病娇属性的人是谁!(虽然我很喜欢)话说咪酱是这个属性吗,不对这是暗黑本丸,那也不对吧!母亲到病娇,咪酱你经历了什么!
“噗,哈哈”
“嗯(⊙_⊙),怎,怎么了”
“哈哈,没事,只是想到原来的主人玩过的游戏,突然想试试”
这就是你玩我的理由(っ╥╯﹏╰╥c)
“好了,别傻站着要开始做饭了”
“好,那你”
“放心我背过去就行了吧”
做饭时间……
“叮~”
“啊,六点,刚好做完六人份”
“是啊,不过你做饭手艺正不错”
“啊?谢谢您”
“啊,对了你把这些放在桌子上”
“欸!等等等,你开玩笑的对吗?”
“你说呢”
好吧,最终向咪酱低头
不过还好没人,放完以后正准备换身衣服,突然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当时在想玩了要死了!转过身去却发现是乱
“是乱呀,我还以为是别人”
“笨蛋,谁会这么早去食堂,不过看起来神经兮兮的不会是有事瞒我”
“不,没有,绝对没有”
“那为什么,这一次没全名叫我呢”
“欸,这个……”
“算了,我不纠结了,去准备9点的出阵吧”便做在位置吃饭
我也难的纠结也开始准备好一切
9点……
“全员到起了没有?”
“到了!”
“我现在宣布入队名单最后一个是队长:一期一振”
“请交给我来吧”
“药研藤四郎”
“近身搏斗就交给我吧”
“鹤丸国永”
“交给我吧,一马当先抢占先机。”
“五虎退”
“啊,好的”
“喔呀,只剩下两个,谁会是队长,真期待呢”
“鹤丸”
“嘛,期待一下不也挺好的”
“烛台切光忠”
“啊~真可惜”
“嗯,去支援大家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的话乱就是队长了”
“乱藤四郎”
“没问题,交给我吧!”
“全员到起,开始出阵,时间,地点,位置”
“那个……她为什么带眼罩”
“嗯,撒……”
待续……
这里是作者:因学校马上要考试,所以停更20天,对不起了各位小天使们😭😭

祝各位平安夜快乐!教室里搞狂欢,今天更文晚一点(求别打😘)

我的婶婶很怂10

大量woc
婶婶有名字
婶婶有黑暗历史
没问题了吧
开始
“诶?诶!”
“杨雨大人,呜!”左顾右盼,确认没人才松开狐之助的嘴
“杨雨大人你在做什么!”
“嘘!笨蛋声音太大了”
“难道杨雨大人到先在为止还没和刀剑们打好关系?”
“哪有这么快打好关系的,先不说这个,你说出阵是怎么一回事?”
“啊?这个就是这个意思,出阵哪”
“我知道,不过我很好奇一个兼职还没有半个月时间的审神者,还是黑暗本丸,呐~可以告诉我吗狐之助!”
“不愧是当过观察员,但是并不是非要让你死,是因为知道你拥有攻击力的灵力,所以没有问题的啦!”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_→
“那审神者没事我先走……”
“等等,我的双刀呢!没有双刀我怎么战斗!”
“诶~我记的没错的话,资料有说过杨雨大人短刀到大太刀都擅长吧……”
我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你有那么多刀剑随便都……”
#^_^滚(杀气腾腾)
“就这样吧,祝杨雨大人生活愉快!”快速逃跑
“算这家伙跑的快,嘶,怎么感觉后面有人盯着我,难……难道”我回头一看,马上跑进衣柜
“诶~真是冷淡呢!不过刚才的对话可把我吓了一跳”
“那……那个杨雨大人我们不是要故意偷听的”
“就是,是你自己不好啊,突然放出杀气,喂,你有听我说话没”
“啊呼呼(~o~)zZ”
“喂!”
睡觉过后
“啊~好久没睡得那么香了,话说这里是我的房间!我明明是在衣柜里”
“是乱吧你送回来的,吓到了吧”
“嗯(⊙_⊙)”
“诶~你这是什么反应,嘛,算了你最好快点,大家都在等你开会呢”
“嗯(⊙_⊙)”
“怎么都是一个回答,吓傻了!”
“鹤丸国永大人,我正在回想为什么会发展成,一醒就看见鹤丸国永大人在我身边,为什么你们三个明知道我有恐男症还要进行会议”Q_Q
“那个,”
“请……请问一下杨雨大人醒了没有,大家在等着她”
“等一下,杨雨还穿衣服,欸,好快,等等你在干嘛呢!”
“正如鹤丸国永大人所见我正在拉衣柜”
“那……那个有这个必要吗杨雨大人”
“非常有这个必要(´இ皿இ`),你想想被一群男人盯,还要保持不能发抖,你做得到吗!”
“有那么严重吗=_=算了好人帮到你,我帮你带过去”
“不不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往后退
“你这样会伤到鹤的心,你会失去鹤的”躺在地上用(只有你让我帮忙,我就起来)的表情看着我
……
“那个,杨雨大人,为什么你又……”
“躲在衣柜是吧,请药研藤四郎大人不用在意细节。”
“噗!”那个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对,就是你鹤丸,还在那里笑,算了
“咳,你们把我叫到这里是因为什么”
“请问一下要去出阵这回事是真的吗”来自一位水蓝色的丧付神微笑的说话
镇定=_=“诶,是真的一期一振大人,但是我不会让你们一家出阵的,所以一期一振大人您先把杀气收一下”躲在衣柜瑟瑟发抖(´இ皿இ`)
“什么!难道你想一个人去吗”乱几乎跳起来对着衣柜说
“乱,你冷静一点,请允许我问一下这是为什么。”
诶!剧本拿错了吧,这个时候不应该是欢呼自己不被这种趁虚而入的人使用吗,这世界怎么了,算了还是解释一下
“药研藤四郎大人,你们粟田口家族好像怕火,我说的没错吧”
“诶,所以,杨雨你……”
“我之前听到你是攻击性灵力,不会是”
“乱藤四郎大人,你猜的没错,我的灵力就是火,所以如果因为战场上害怕一样东西,就会导致整个的战斗力,何况你们的一期一振也不会想让你们受伤的。”
“啧”
“诶!那只要不是粟田口家族是不是就可以去”
“不……不是这个意思,等等鹤丸国永大人,你要干什么”惊恐⊙﹏⊙
“诶~不是这个意思吗,呜~鹤的心受伤了,我被杨雨嫌弃了,明明说好是朋友,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谁和你是好朋友#^_^
“明明还把你的小秘密分享给我们对吧,五虎退,乱酱”
等一下这家伙不会!
“既然做不了好朋友,那只好把你有恐……”
“等一下,鹤丸国永大人,我觉得咱们的友谊还得继续,所以拜托!”
“嗯~那让我先接受你的友谊也可以 ,只不过”
“没事,你要入队是吗,没有进来吧(´இ皿இ`)”
“那……那个”
我一种又不详的预感~
“我……我也想进入队伍里杨雨大人”
“五虎退!”药研用震惊的表情看着五虎退
“我也要入队”
“乱”这次是一期尼震惊了
然后被粟田口一家人盯→_→
“那个五虎退大人还有乱藤四郎大人,你们先冷静下来我不是说过了我的灵力”
“我和五虎退不是你的好朋友吗”(^V^)
“那……那个乱哥说的对我们不是杨雨大人的朋友嘛”
“那个……”
盯→_→
“我知道了,做为我们退君和乱君的好朋友那我做为哥哥的一定要帮忙的对吧一期尼”
“诶~一定要我和药研入队”(^V^)
你们笑的好可怕(´இ皿இ`)妈妈我要回家
“大概就是这样了,杨雨我很期待你会给我什么惊吓”
不不你们一群男的让我带队我就很惊吓了
“嘛,带上我不会妨碍你的”
我怕防碍你
“等等”

“加我一个”
“咪酱!”
“烛台切君!”
“嘛,连鹤丸君都认真起来,我要是也不认真起来,可不帅气了”
“嗯,结果就是这样啦,杨雨你觉得,啊!衣柜石化了,快,把她从衣柜打开。”
“没事,鹤丸国永大人不就是带着刀剑们出阵嘛,没事的,没事的”
“你的表情可不是没有事的样子”
“π_π诶?”
“好了别说了先听一下出阵时间,杨雨大人你说吧”
“呃,明天上午10点”
“那我们明天9:30集合”
“那我做一下明天中午的食材”
“先不说这个你看”
“出阵,带队,男人……”@x@
“啊,没事,她可能因为没睡好才这样,对吧鹤丸”
“但是,乱”
“没事的,啊不说了我先把她送到房间让她好好休息”
“那……那个我也帮忙”带着石化的我光速逃跑
“一期尼,这……”
“没事,只要不会伤害的情况,顺便让乱上一课”
“嗯”
“好好休息吧,明天还要出阵呢”
“嗯,一期尼也是”
待续……